华医网官方微信
精神资讯

精神科病房如何敞开大门

2015-10-14 11:23
来源:健康报   作者:谭嘉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精神卫生话题又一次在社会上掀起热潮。由于精神障碍患者管理难度大、风险高,精神卫生病房多以封闭式管理为主,但记者近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采访时发现,该院精神卫生科病房实行全开放式管理,科主任陈炜说,精神卫生科病房开放管理,有利于减轻患者的病耻感,使患者更乐意接受治疗。

不能办成小专科医院

走进位于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11楼的精神卫生科病区,可以看到患者在宽敞明亮的楼道里散步、柜台式护士站方便医患交流……如果不是病房门口的精神卫生科标牌,人们很难会想到,这是设在一家综合医院内的精神卫生专科病房。

陈炜说,目前我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已超过1亿,大部分无需到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就诊,即使是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大部分也无需强制入院治疗。加之由于担心遭歧视,不少患者及家属不愿意到精神疾病专科医院看病,导致80%的患者没有得到有效、及时的治疗;不少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对封闭式病房管理十分恐惧和抵触。综合医院精神卫生开放式病房的设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些问题。

陈炜说,除此之外,综合医院精神卫生服务对象更广,多学科治疗能力更强,因此综合医院精神卫生科病房不应变成小型精神卫生专科医院。

“老爷子前几天连人都不认识,现在会笑了。”病房里,89岁高龄的王大爷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他的老伴乐呵呵地说。王大爷之前因为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导致肺性脑病,出现胡言乱语、吵闹不休、日夜颠倒等严重精神症状,从外地医院转到这里治疗后,病情大有好转。

据了解,到综合医院就诊的精神障碍患者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常见的各类精神障碍患者,另一类是严重躯体疾病与精神障碍齐发作的患者。“针对后一类患者,综合性医院多学科综合治疗的能力更强。”陈炜举例说,很多精神科药物可能增加出血风险,对于急性心肌梗死、房颤、急性缺血性脑梗死等需要抗凝治疗的精神疾病患者,专科医院的医生处理起来可能相对困难,综合医院则可以实现精神卫生科与心内科、神经科等多学科联合会诊,大大降低用药后的出血风险。

目前,该科开放式病房共有41张床位。开设近2年来,年出院800余人次,患者等候入院时间在1周左右。

安全这根弦一刻不能松

魏某某,女,心境恶劣障碍,反复不开心、焦躁、气愤20余年,自杀风险评分19分;张某某,男,精神分裂症,自杀风险评分15分……精神卫生科病房护士长杨科华,总随身带着病房患者基本情况一览表,对每位存在较高意外风险患者的情况,她都了如指掌。

“在开放病房的管理中,做好患者病情和风险评估非常重要,确保患者安全这根弦一刻也不能松。”杨科华说,该科患者入院前都要进行详细的病情评估,包括自杀、冲动、外跑风险等,针对重点患者,护士将加大巡视频率,每半小时巡视一次。

陈炜表示,科室特别加强了对护士、护工的专项培训,使之能够及早发现、识别存在高危风险的患者。比如,抑郁症患者突然变得特别客气了,或者把贵重的东西、心爱的物品送人,睡眠没有改善但主动说自己情绪好了,这些不合常理的举动都是自杀的警讯,需要高度警惕。

杨科华说,患者入院后,他们要检查全部物品,避免患者放置有可能伤害自己的危险物品;告知患者在院区内可自由活动,但要结伴而行,离开病房要告知护士。同时对陪护家属进行宣教,告知患者可能存在的风险,帮助家属提高警觉性。“在开放病房的管理中,医护人员与患者建立良好的‘同盟’关系非常重要,可以避免危险的发生。”

该病区还特别设立了一间重症监护病房,主要收治住院期间病情变化或者急诊的精神疾病患者,他们可能给自己或他人造成伤害。记者注意到,这间病房室内所有设施都使用软包装,卫生间的梳妆镜是不锈钢材质而非易碎的玻璃,淋浴喷头也是吸顶式设计,防止患者病情发作时用水管伤害自己。

开放病房还需更多外援

陈炜表示,精神卫生科实行开放式病房管理,医护人员的任务更重了,需要付出更多精力和时间。针对精神卫生科病房的特殊性,邵逸夫医院对该科患者平均住院日没有强制性要求,对精神卫生科医护人员的奖金给予适当的倾斜。

采访中,有人指出,我国《精神卫生法》中明确要求,综合性医疗机构应当按照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的规定开设精神卫生科或者心理治疗门诊。但由于精神障碍患者管理难度大、风险大、成本高,而诊疗收费偏低,因此有些医院不愿意开设精神卫生科;有的医院即使设立了精神卫生科,服务能力也十分有限。精神卫生科医护人员的收入在医院里普遍较低。国家对承担精神卫生服务等公共卫生职能的综合医院医务人员,还需建立更为完善的补偿机制。

面对庞大的精神障碍患者群体,综合医院必将承担更多诊疗重任。截至2013年,浙江省已有50%的综合医院开设精神卫生科或心理卫生科。但综合医院与精神病专科医院的转诊机制还需要进一步完善,陈炜坦言,目前该院患者需转诊到专科医院时,很多时候要靠医生的“面子”,而不是制度。

“精神疾病患者能够回归社会是治疗的终极目标。”杨科华说,加强医院与社区的联动,做好对患者后续用药指导、病情监测、康复管理也非常重要,但目前社区的精神卫生服务能力还相对薄弱。记者从浙江省卫生计生委疾病控制处了解到,为破解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务人员缺乏精神卫生专业知识和执业资质的难题,该省正在丽水、舟山等地试点对社区医生进行精神卫生专业的规范化培训,考核合格者加注精神科执业范围。

“我们也期望全社会不再戴着有色眼镜看待精神疾病患者。”杨科华说,曾经有患者家属出院后打电话到医院投诉,表示难以接受收费清单上有精神科护理费用这个收费名目,这个投诉让大家心里很不是滋味。

抑郁焦虑用药应足量足疗程    未治疗持续时间对抑郁和躯体症状改善的影响
  • 三叉神经痛外科治疗方式的选择
  • 老年期痴呆的临床诊断
  • 改善个人行为+切断传播途径
  • 在机械通气中急诊常选用的通气模式
拒绝排队,考勤进入扫二维码时代
热点排行
巧记心电图
华医介绍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华医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继续医学教育 |全员/专项培训 |护考培训 |基层卫生人员培训 |基层学历教育 |健康教育 |科教管理信息化 |华医园 |华医微博